黄华许方氏佳婿——何如宠的故事和诗词
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:admin    发布时间:2019-10-09 10:45

  许君未按:春夜听风雨,闲窗读诗书,实在是浮生乐事,而读的又是和自己家族血脉相连、千丝万缕的先贤之诗,能不快意乎!“诗言志”,诗亦抒情,隔着数百年的辰光,让我们在文字里和先贤的思想碰撞、和先贤的喜怒哀乐交汇,在历史故事和诗词文赋里景仰先贤的德与才、情与义。

  安徽桐城一带元末动乱年代为朱元璋与陈友谅互相争斗的战场,当地居民十不存一。明初,许氏远祖许道随舅父方淡轩由徽州婺源迁来此地定居。方公无嗣,许氏后人乃兼祧两姓,以许方二姓选氏其一,“姓许不忘本,姓方不忘恩”,故婺源迁桐方姓许姓的后人实为一族,所以有“黄华许方氏”之称。

  清宰相张英在《黄华许方氏宗谱》序言中写道:“黄华为吾乡名胜地,其山隆然以峙,其水潏然以清,土深而木茂,淑气所钟,贤哲挺生,故二世以人才举为太原郡丞,后之举于乡、贡于廷者、文学政事,炳炳烺烺,代有名人。”

  何如宠(1569—1642),字康侯,号芝岳,死后谥文端。桐城人(今枞阳县石矶镇大青山人)。明神宗万历二十六年(1598)进士,官至礼部尚书,拜武英殿大学士,赠太傅,是明末一代名臣。《明史》称其“操行恬雅,与物无竞,难进易退,世尤高之”。如宠文才出众,在南京居住时,方以智、冒辟疆等复社诸公子常出入其门下。著有《后乐堂集》、《西畴诗集》。

  他的夫人正是黄华里许方氏家族许静斋公(明代太学,任鸿胪寺序班,万历年间诰封奉直大夫。今枞阳县官埠桥镇春风村八甲咀人)之女。鸿胪寺是专司朝贺庆典礼宾的机构,序班是掌管百官班次的官员,官秩为从九品。许静斋官很小,但家里很有钱,后来成为何家的经济支柱。《外舅许公静斋墓志铭》曰:“宠,公之赘婿也……宠家故寒俭”。许静斋的墓志铭实出何如宠之手。

  明朝末年,桐城学者姚康(今枞阳会宫老桥村人)在大青山石屋旁办学收徒,大兴儒教。时为其同门师兄弟(姚康是桐城才子吴应宾的高足,吴应宾是著名思想家、科学家、哲学家、文学家的外祖父。何如宠曾师从吴应宾兄长吴应寰)的何如宠,亦建书房于石屋寺旁,其日夜苦读,后终于出人头地。他在大青山留下的一首“坚云堕地阁山椒,仙隐禅栖万古遥。为向悬崖磨数字,与他后世认前朝”摩崖诗刻,以“相国诗篇”而独成一景。

  (南京,本叫“大夫第”的“秦状元府”,何如宠是它的第一位主人。百二十年后,何家后人将大夫第全部盘给了清状元秦大士。)

  民间故事载:何如宠幼贫为丐。一次要饭到未来岳丈许静斋家,为一恶犬所追,情急之下,爬上许府门柱!而这正契合了许大人不久前做的一个小龙盘柱的梦。为圆梦,许大人托人到何家提亲,将长女许配给他,并留其入赘读书。不仅如此,许大人居然还在何如宠得志后,嫌长女容貌欠佳而欲以次女易嫁,但被何如宠婉拒了。而后来,发迹后的何如宠亦知恩图报,帮助对自己有知遇之恩德岳丈黄华许方氏家族修建了宗族祠堂,即黄华里方家祖庄的“九龙厅”,从前往后共七进,(从门口塘开始数就是九进,后七进事实存在,前二进传说暂无文字考证),惜毁于“文革”。

  关于“九龙厅”,这里我们看一则轶闻:黄华许方氏出了宰相夫人,因此大建祖堂宗庙。许方氏姑爷何如宠得知已建了五进,族人还准备再增建四进,恐惹欺君大罪。因皇宫是九进、九龙厅,民间岂可与之比胜,于是连夜跑马至现场(今枞阳县官埠桥镇祖庄村方家祖庄,与住居的岳家相距七华里),亲自督促连夜毁除加建的四进屋基地。实地参观,四进遗基脚犹存,基上已长出斗粗大松树。方家祖庄前五进,文革中拆除三进,现仅存一进和一进门院。八甲咀许静斋大夫招何如宠入赘的相府,剩下的遗址和大院很萧条了。“九龙厅”在文革后期被时任龙桥公社书记钱华璋带人拆除,时黄华许方氏族人涕泗横流、悲声载道,而“天网恢恢、报应不爽”,不出两载,钱某遂患癌暴死。

  网上还流传一段据说是长辈口口相传的故事:先祖合三代人之力,建黄华里方家祖庄九龙厅祠堂成,(九世~十一世)高姓和许姓为邻不睦,择十八人穿大红裤兜进京告御状,(穿大红裤兜是一种行为,意抱必死之心,不死不休,状赢许氏株九族,输十八人必死)告许氏私建九龙厅,有谋反之心,龙颜震怒,着钦差彻查,2019下半年重庆市大足区招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158。当朝何宰相为许氏姑爷,青山人,知情后星夜派家人送信,先祖闻言连夜拆祠堂二进,挖门口塘建黄华寺,塘埂移栽枫树,以大麦温水催芽,撒在塘埂新土之上。钦差来祖庄巡查见无异相,回京禀皇上:祖庄祠堂七进,门口有塘,塘中有鱼,塘埂有树,合抱有余,埂上有草,三寸有多,非人为一夜而为。皇上得知实情,判高氏巫告,将高家十八人斩立决。至始许、高二姓结生死仇,先辈立誓许、高两家死不往来,永不结亲,违者倒绝八代。(此誓言止于上世纪八十年代,随着时代进步,族上观点改变而逐渐淡化)

  祖上许、高二姓经常大规模持械相斗,男女分庭,择人而斗,伤者医治,死者养其老,扶其幼,族人供资。

  世人皆知桐城出过父子双宰相,其实桐城还有一位宰相何如宠,知道的人就少得多了。当然所谓宰相是民间说法,延续的是古旧称谓,明洪武时就废了宰相之职,此后的宰相实际官职乃是内阁大学士。

  何如宠就曾任武英殿大学士,还差一点做了首辅大臣,所以民间也称他为何老宰相。只是他当宰相是在明朝崇祯年间,国势衰微,政局不稳,大学士走马灯似地换,史称“崇祯在位十七年,所用大学士计四十九人”。所以他这宰相做得没滋没味的,他自己就没把这相位当回事,别人家为此争破头打破脑,他却是一辞再辞。

  纵观何如宠的一生,虽官至宰辅,但在仕途上却一直是消极退步的。我想他这消极退步的态度当然是与当时的阉宦当权、朝纲不振有关,但恐也与他有位随心所欲、率性而为的夫人不无关系。我们来看两段轶闻的记载:

  一则资料出自《桐城县志》,是一条歇后语:“何夫人吃鲥鱼——拣大的。”这条歇后语的出处是:明天启年间,熹宗请礼部侍郎何如宠夫妇及朝臣们品尝鲥鱼。席间,何夫人嗔道:“我道是什么,原来是鲥鱼。我们桐城鲟鱼嘴产的鲥鱼又大又多,我在娘家吃鲥鱼是常餐。”熹宗不悦,何如宠忙说“白鲢与鲥鱼相似,臣妇无知,有眼不辨鲥鲢。”搪塞过去。

  史载何如宠在万历二十六年(1598)与其兄何如申同时考中进士,但兄弟相约,两人轮流,一人在朝做官,一人在家奉养老母。这样,断断续续地他做过翰林院编修、礼部侍郎、礼部尚书、武英殿大学士、太子少保等职,他哥哥断断续续地做过户部主事、处州知府、嘉湖参政、浙江布政使等职。所谓奉养老母虽是体现儒家子弟的孝,但也常常是逃避官场是非的一种籍口。

  天启年间,魏忠贤迫害东林党人,其中就有桐城人左光斗(今枞阳县横埠镇忠毅村人),何如宠和左光斗同乡相好,当然要救左氏,也当然要受牵连。儒家经世,讲究的是“有道则显,无道则隐”,对着无道昏君,来个“道不同,乘槎浮于海”岂不快哉。然而,如果何夫人是个愚妇蠢妇,贪权好财,何老爷想随时退步抽身也是不容易的。所以我们可以想见,对于老爷的辞官不做,何夫人不仅不阻挠,说不定还推波助澜,催他快点还乡——因为家乡有又大又好的鲥鱼哩。

  另一则何夫人的故事来自张英《聪训斋语》中的一则札记,说的是何如宠在京为官时,有一次同僚来访,日高三丈了,何大人竟然还未起床,客人坐在那里也无人招呼,等了半天何大人才从卧室出来。客人问:“尊夫人亦未起耶?”答曰:“然。”客人摇头了:“日高如此,中国500强企业家看好济南发展8月31日,在济南举办的2019中国500强,内外家长皆未起,这一家奴仆谁来管理?家盗空了你都未必知道。”张英记此故事,是说从此之后何如宠戒惧,终生不再睡懒觉,养成了良好的早起习惯。过去人持家,讲究的是“清晨即起,洒扫庭除”,像何家这样的夫妻贪睡实是让人不敢恭维。札记里只说了何老爷从此早起,可没说何夫人这睡懒觉的毛病改了没有。我觉得何夫人可能没改。按她那皇帝面前都不在乎的性格,还会在乎其他人的看法吗?这样一个爱睡懒觉的宰相夫人,管理家事一定也很率性,在她手下当家奴恐怕是很自由的,起码没有别家规矩多。

  天启死后,崇祯继位。这位明朝最后一个皇帝,倒是想励精图治,无奈国运已尽,朝纲混乱,举他一人之力也无法挽回狂澜。他上台后剪除了阉党,何如宠也重新回到朝中,当了礼部尚书并拜武英殿大学士、加太子少保。但他很快看出国家无望了,朝廷中直臣受排挤,奸臣结党营私。最让他伤心的是兵部尚书袁崇焕被冤案,皇帝不分青红皂白将其凌迟处死还要诛他九族,何如宠作为皇帝信任的老臣,千方百计救了袁氏九族三百余口,但却没能救出他的同朝好友袁崇焕。他是深知袁将军为人的,所以他将与袁崇焕来往信件密藏起来,对皇上谎称已经烧掉了。这些信件,无疑成了以后研究民族英雄袁崇焕的珍贵史料。

  皇帝不分青红皂白,老百姓们更是不明真相,袁崇焕被凌迟处死时,刽子手割一块肉,京城百姓争抢一块肉,抢来干啥,生啖血食之。

  一个抗清英雄,就这样被反间计害了,没有死在杀敌的战场,而是死在了自己人手里,死在了他誓死效忠的皇帝手里,他的血肉生生被他拚死保护的百姓们吃了。这样刚愎自用的皇帝,这样昏愦无能的朝廷,怎不教人寒心。

  何如宠接连上了九道疏呈,终于辞职还乡了。后来,皇帝还曾想召他进京做首辅,他也是力辞不就。晚年的何如宠一直和夫人住在南京,因为那时桐城也被张献军的起义军弄得时局不宁的,而南京作为陪都还维持着它最后的稳定和繁华。何夫人是个很会享福的人,在南京她可以继续睡她的懒觉吃她的鲥鱼。

  不过,在桐城,何家也有一处很大的庄园,叫做“泻园”,园址就在龙眠山中。历经风雨,泻园早已不存。只泻园中的一座小庙叫做“别峰庵”的,原是何宰相老母和夫人居家时斋僧念佛的家庙,现在已在原址修复重建。是为龙眠一景。

  而如宠清正廉明的官声和亦流传千古,流传在桐枞一代百姓的民谚中:据说,何如宠赘婚时,许静斋大夫以“羹脍赛河”赠为赔嫁礼。何如宠不设管河人,让利百姓,随意业渔。因而羹脍赛河周围百姓有了衣食,皆受何如宠施舍之恩。故至今民间仍流传着:“何如宠不宠鱼”“何宰相不受财,河里鱼,让人抬”的民谣。

  按《龙眠古文》载:公疏曰:“臣在位一日未尝忘尸素之惧;去位一日未尝忘酬报之恩。”又曰:“天下之患,莫大于实事之不务,而虚言之是竞。”公疏语至如此。

  综观如宠一生,“操行恬雅,与物无竞,难进易退,世尤高之”的评语,当之无愧!

  许君未评:乐生,指战国燕将乐毅。时事困窘,即便才高如管乐,要想挽狂澜于既倒,亦谈何容易!此公之所以见险而止也。

  许君未注:姚康(1578-1653),原名士晋,字休那,一字康伯,又称阶道人,皖桐城(今枞阳会宫老桥村)人。明万历末年诸生史可法镇皖时,单骑拜访,自荐入幕。史可法赴扬州督师抗清前,姚康因先期告假返乡,得免于难。家人以为幸,姚康却以自己不能与史可法共救时艰而引以为憾。

  (图为学者姚康之墓,位于枞阳县义津镇塔桥村兔儿山。宛平友人史可法预题:“明读书人姚康之墓”。碑旁为姚康自撰墓联:“吊有青蝇,几见礼成徐孺子;赋无白凤,免得书称莽大夫。”)

  许君未评注:过犹不及,神、魔都不可爱。恰恰是如宠身上的“人性”最真实,“人味”最吸引人。如宠为人,大度宽宏,平易近人,与宾友以诚相见,因此,一时士大夫都爱接近他。他操行纯洁高雅,与人无争,不轻于求进,而易于引退,这种操守,更为时人所推重。

  左虎平撰有《人•神•鬼—何如宠、左光斗、阮大钺明末三位枞阳人的不同人生》一文,指出:明万历朝,桐城东乡(今枞阳)一口气出了四位进士——何如宠、何如申兄弟俩(枞阳石矶镇何家青山人)、左光斗(枞阳横埠人)、阮大铖(枞阳藕山人)。论普世价值,何如宠以大学士入阁而成群辅(副宰相)之一;论历史地位,左光斗被后世誉为“铁骨御史”;论文学才华,阮大铖有《春灯谜》、《燕子笺》、《双金榜》和《牟尼合》,合称“”等名作传世。三人均以桐城东乡为人生起点,同在京城的政治舞台上演绎人生,又各以截然不同的方式谢幕……就性格而言:何如宠是泥土,为堤坝时,可挡洪水;为水所淹而成泥时,可肥田、可养莲……他是那个始终可以握得住的实在;左光斗是石,一个升级版的土,而非金子——金子没有石的硬,他无惧火炼、更不怕水淬。左光斗这块经过了严刑拷打等火炼的石头,却经不住阉党栽赃的水淬,而眼睁睁地死在了两个小人的手里——一个卑污的才子、一个文盲的太监!他的实在,握在手里不是泥土的温软,而是硌人的棱角。阮大铖是从无定形的水,他的形状完全取决于他所处的环境——在泉、在溪、在流时,可亲可爱;在江、在海时,可敬可畏。诚然,他的走向反面,固然与东林党穷追不舍的围堵有关,而他后来的所作所为则印证了他的心性不定,印证了他在每个人生的重要拐点上,都是一条慌不择路的盲流,正因如此,他最终流进了死水潭,成为一汪为背叛所沤臭了的死水。要命的是:无论走到哪里,他都是无法握住的实在。这样的人,又叫人如何放心得下!怪不得东林党人的眼睛是那么的精准和狠毒。

  许君未评:“市亦有时寂,天无如夜幽。冷然槎上客,银汉一星留。”与清朝黄景仁《》十六首之十五中的传诵千古的名句:“似此星辰非昨夜,为谁风露立中宵。”和《》“悄立市桥人不识,一星如月看多时。”异曲同工,心事无人诉,唯星辰相对、真情可贵。

  许君未注:此篇有古意,亦有禅意,弹冠相庆还是挂冠而去,先生自有分数,潇洒天地间,悠游云水天。出处,亦归处也。

  许君未评:“醉客岂真千日醉,闲人难到十分闲。”我们仿佛看到一位笑眯眯的七旬老翁含饴弄孙、自得其乐。在历史的长河中,成败如何界定,得失又如何评判?“墮地一生真草草,从天卒岁许悠悠。”,“从天卒岁”才能“从天足岁”吧。细想起来,乐天的活着,家庭和谐,可能比什么虚名、权位,甚至建功立业、留名青史都重要吧。

  许君未评:千古一问——“谁是西京作赋才?”,凤凰台上凤凰游,徒留千载空悠悠。熙熙攘攘转眼空空落落。

  许君未评:闲居无事,神仙生活,却总有点辛稼轩“却将万字平戎策,换得东家种树书!”的无奈。人,是时代的产物,既然无力改变,就选择享受生活吧,趁着春山如旧、桑梓多情,趁着酒未冷、花依旧。

  许君未评:从“五岳风云坐可扪”的豪气干云,走到“一天明月照青莲”,也许就是何宰相的一生吧,心怀凌云壮志、奈何生不逢时,“达,则兼济天下;穷,则独善其身”,即便世情凉薄,但他“寒山瑞草自芊芊”,保持君子之风,不与俗同、不与流污,虽然他与同里左光斗的以死相拼、舍身一搏选择了不同道路,但他光耀高洁的人格、引人入胜的故事传说以及精妙隽永的诗文都一样会流传千古……

本篇编辑:admin
神龙心水论坛| 港澳台老版超级中特网| 香港红牛网彩图管家婆| 大赢家论坛| 香港王中王24码中特网| 一肖中特资料网| 香港六开奖结果资料| 期期公开必中单双中特| 正版铁算盘一句解特马| 博彩论坛网址|